返回网站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发微博称七旬乡邻系“村霸” 法院:贬损性语言构成名誉侵权_新闻
作者:admin  日期:2020-08-08 00:33 来源:未知 浏览:

□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赖隽群 通讯员 韦成

在广州工作生活的文隐湘发微博称老家的邻居文中天系“村霸”,霸凌她的家人。文中天发现后气愤难平,将文隐湘诉至法院,请求法院判令文隐湘在网上消除影响,赔礼道歉;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。日前,融安县人民法院对这起名誉权纠纷作出判决。

女子网上发文称乡邻是“村霸”

20多岁的文隐湘目前在广州工作生活,在一家公司担任文员。她的老家在融安县大良镇某村。该村村民文中天与文隐湘的家人因甘蔗道路的通行,以及文中天新建房屋飘檐滴水进晒场产生纠纷。

文隐湘知道上述情况后,于2019年11月28日,使用“遇见321”网名发微博:“大良老街村霸强抢农民土地竟无人能管……文中天仗着自己的儿子在融安县当官,自己也做了几十年的村干部,强抢农民的土地。找村委、找警察、找镇政府,所有的答案竟都一样,让自己解决,他们没有办法处理。文中天一家各种卑鄙手段都使用了出来,电话威胁、上门辱骂,想尽办法强抢我的晒场,村干部看戏,政府两耳不闻窗外事……”

2019年12月5日,文隐湘再次发微博:“关于文中天村霸欺凌我家一个态度说明,这个晒场是公家的地,文中天一家想占就占,霸凌我家……”

“她在网上捏造、虚构事实,说我是村霸,欺凌她家人,强抢土地并密谋要让她坐牢。她的行为给我的名誉造成了损害。”文中天发现此事后,以文隐湘损害自己名誉权为由,于今年3月9日向融安县法院起诉,请求法院判令文隐湘在网络上消除对他的影响,赔礼道歉;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。

辩称粉丝少且属于检举控告

“我和文中天存在一系列矛盾,文中天违建在先,侵害我晒场的管理使用权,我在微博上发表博文,客观描述双方矛盾,属于检举控告。而且,微博发表不久就删了,存在网络的时间短、没有流传扩散,加上我的粉丝少,根本没人关注跟帖评论,社会上知道的人也少。文中天的名誉权没有受损害,社会评价没有降低。”文隐湘辩称,她没有过错,没有实施违法行为,主观上没有恶意损毁文中天的名誉。文中天没有因此自杀、精神失常,并未造成严重后果。文中天主张精神损害赔偿金,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

文隐湘申请文荞荞、尚相宇作为证人出庭作证,欲证实她的微博内容均为自身经历产生的心理感受,没有脱离事实,更没有虚构、造谣和污蔑。文荞荞、尚相宇证实文中天因新建房屋廊檐滴水及甘蔗道路通行,与文隐湘母亲有矛盾纠纷。

法院判赔礼道歉赔偿千元

融安县法院审理后认为,公民、法人享有名誉权,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,禁止用侮辱、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、法人的名誉。以书面、口头等形式宣扬他人的隐私,或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,以及用侮辱、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,造成影响的,应当认定为损害公民的名誉权的行为。文中天提交了村委会的证明,想证明“遇见321”微博经核对不是事实。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〉的解释》第115条的规定,单位向人民法院提交的证明材料,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盖章,并加盖单位印章。文中天提交的村委会证明,没有单位负责人及制作材料的人员签名盖章,法院对此不予采信。文中天提交微博复印件,想证明文隐湘在微博捏造事实,损害他的名誉权。文隐湘认为微博是对客观事实的陈述,是向相关部门检举、控告文中天违法建房,但没有相关证据佐证微博内容是对客观事实描述。

法院指出,文隐湘在微博中使用“村霸”“恶霸”贬损性语言描绘文中天,称“文中天一家强占我家晒场建房”“强抢农民的土地”“恶霸欺负老实的农民”,均无相关证据证实这些事实客观存在。“村霸”是指为祸中国乡村的恶势力,包括农村的地痞、流氓、无赖、宗族恶势力等。目前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,“村霸”“恶霸”等黑恶势力,是司法机关专项打击对象。这些贬损性语言让人看后,对文中天的人格评价降低,使文中天的社会地位降低,对文中天的名誉构成侵权,给文中天生活造成负面影响,精神受到损害。文中天诉请文隐湘消除影响,赔礼道歉,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,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文隐湘应在微博上消除影响,向文中天赔礼道歉。文中天请求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,法院酌定1000元为宜。

融安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文隐湘在微博发文向文中天赔礼道歉,以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(内容以法院审核为准,持续时间不得少于3日);赔偿文中天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。

目前,该判决已生效。

(文中人名为化名)

Power by DedeCms